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科技教育 > 正文

    白岩松谈高考:嘲讽他们的人,大概从来没有穷过

    信息发布者:风飞然
    2019-06-09 22:13:17    浏览:0    回复:0    点赞:0

    文/桌子

    来源/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每年高考临近,毛坦厂中学就会刷屏一次,今年也不例外。


    现在在考场上奋笔疾书的毛中学子,两天前,正坐在车牌号为“91666”的大巴车上,前往六安市区,送考的万人队伍一如往年般浩浩荡荡。



    毛坦厂中学的高三学生过的什么样的生活?


    每天6点到晚上12点,长达18个小时,除了吃饭和午休之外,其余的时间,就是在不停地上课、做题、考试。


    吃饭、上厕所这些必须做的事情,也要严格控制时间,每顿饭不超过10分钟。



    除了紧张的时间安排外,毛中学子的压力来源还有一个——考试,每周一小考,每月一大考。


    前几天有个毛坦厂中学的学生晒出自己的试卷,一年做了5千多张,堆起来有1米高。



    我粗略算了一下,一年365天,平均每天要做15张试卷,每张试卷做下来至少要花1个半小时,基本上一天到晚都在不眠不休地做题。


    而且,每次月考的成绩表都会贴在墙上,没考好的会上黑名单,退步的学生要自我检讨。



    在毛坦厂中学,学生必须时时刻刻精力保持高度集中,绝对没有机会开小差,因为每间教室里都安装有一个360度无死角的摄像头。



    班主任或许没出现在教室里,但他的眼睛可能正盯着监控画面,每个人必须专心致志。


    身体与心理的双重紧绷,让毛中的学生难免有些小问题,如肥胖、便秘、腹泻、长痘等等。


    这都是无足挂齿的小事了,他们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生病,因为真的生不起。


    平时如果有个头疼脑热,或者感觉到有点要生病的苗头,就赶紧自己买点药对付过去,不到站不起来的程度绝不会卧床休息。



    三年如一日的夙兴夜寐,枕戈待旦,只为换取一个目标——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


    桌子也是经历过高考的过来人,对毛坦厂中学学子们拼命苦学的精神,只有理解和敬佩。


    但还有一种普遍存在的声音——质疑和嘲讽。


    质疑这种高压模式下培养出的都是“刷题机器”、“高分低能”、“即使考上大学也找不到工作”



    在桌子看来,说这话的人,不过是另一个版本的“何不食肉糜”。


    他们根本不知道在毛坦厂中学就读的是一群什么样的孩子,更不知道高考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白岩松曾基于他调查和亲眼见到的事实,做出了一个非常客观、公允、深刻的评价:


    来毛坦厂读书的,大多都是底层打工者的孩子们,他们的背后,都是一个个非常卑微的家庭。


    父亲在外打工,母亲在这轮流给孩子做饭。这个母亲做几个月的饭打工去了,下个母亲做。他们都不是富裕的家庭。


    高考的那天,大巴驶出毛坦厂的那幕,我至今想起来都一身鸡皮疙瘩,真是让人掉眼泪。


    上万人守着大客车,孩子出发要去高考。


    在这样的一个人浪和人群当中,寄托着一个又一个非常普通甚至卑微家庭的梦想。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去做出任何嘲讽毛坦厂中学的事情。





    毛坦厂中学坐落的大别山区,是中国最穷的地区之一。


    教育资源、人力资源没法跟北上广这些大城市拼,连邻近三线城市六安乃至县城都拼不过。


    但即使在条件这么艰苦的情况下,他们的一本上线率可以达到66%!


    他们靠的是什么?


    靠的就是那一颗顽强地想要改变命运的决心!


    在这里读书的孩子80%以上都是来自于农村,北上广的教育资源确实很好,但是农村的家庭供不起,把孩子送进毛坦厂还可以砸锅卖铁咬咬牙坚持。


    这是当下偏远农村最佳的教育模式,也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这是一位来自滁州的独腿父亲,跨越600里,把孩子送入毛坦厂中学,而他就在学校旁边给孩子做饭。




    他们家里的情况不好,考入大学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


    还有很多母亲为了节省开支,租很便宜的出租房。




    为了有钱供养孩子,在照顾完孩子之后,她们又在毛坦厂镇找了一份临时工,即使月薪一千也愿意干。


    在毛坦厂中学,每天来送饭的家长,是一道特色风景。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我的家乡在渠县,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